驻马店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深交所再问*ST步森股东大会:真的请见证律师了吗

www.bjwosai.com2019-09-28

中信经纬客户9月5日

为回应* ST Busen于2019年首次召开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深圳证券交易所已两次致函。 4日晚,在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函后,* ST Busen受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质询,包括是否聘请证人律师或证人律师的相关披露是否属实。

2日晚,* ST Busen发布了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以下简称“股东大会决议公告”)。股东大会决议宣布:

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委任的两次股东大会见证了律师对北京东方恒正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恒正”)人员的干涉和压力。东方恒正的相关人员通过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的管理身份对执业律师施加压力,并对参加本次股东大会的证人会议作出评论,使证人律师无法保证他充分行使本次股东大会的证人权利,证人律师不能参加本次股东大会的证人工作。

鉴于突发事件,会议的继续可能损害少数股东的合法权益。监事会主席,股东大会主席刘岩宣布,股东大会将被取消,并将分开举行。

此后,深圳证券交易所向* ST Busen发出了中小板董事会关注函[2019]第331号(以下简称“第331号关注函”)。在第331号关注函中,针对* ST Busen取消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 ST Busen解释股东大会的法律依据和合法合规,并取消现场股东大会。原因与公司的披露一致。

4日晚,*ST布森回复第331号关注函:律师参与证人作证是确保股东大会合法有效召开的必要环节,并任命北京京都法律公司为股东大会的见证人。两名律师徐宇杰和蔡康苗(以下统称“见证律师”)在会议前由于公司股东东方恒正的干涉和压力而无法作证,并提前离开了会议。

随后不久,深交所向*ST布森发出中小板关注函[2019]334号(以下简称“第334号关注函”),对*ST布森在上述回复中的声明提出质疑。深圳证交所指出,北京京都法律公司在其关于未与ST BuSEN《律师见证专项服务协议》签署的相关问题的解释中指出,不接受本次大会的委托,而不是本次大会的见证人。律师,2019年9月1日(会议前一天),*ST布什被允许不见律师。

深交所要求*ST布森说明是否聘请见证律师召开股东大会;公司披露的见证律师相关内容是否真实、准确;进一步说明公司监事会取消股东大会是否合法合规。

深圳证券交易所提到,公司在上述答复中表示股东大会受到不适当的干预,导致现场会议无法登记,证人律师受到不适当的干扰,导致提前离开。请告知公司有关不当干预的具体情况,是否足以导致股东大会取消。

此外,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北京京都法律公司解释是否任命律师参加这次特别股东大会。如有,请说明相关律师为何提前参加并离开股东大会。(中新经纬客户端)

(编辑:HN666)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