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市值数十亿竟零成交!港股IPO乱象频现,有人感叹“10只新股9只废”

www.bjwosai.com2019-10-31
?

在首次公开募股市场,香港仍然是上市的首选。在过去的五年里,新股发行量连续三年高居全球榜首。然而,尽管香港在首次公开发行(IPO)筹集的资本中排名第一,但其流动性却落后于其他主要交易市场。根据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首席执行官兼中介机构部执行董事梁凤仪最近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香港联合交易所的年成交额与市值之比在全球主要交易所中排名第13位。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虽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越来越多,但大部分都是小型项目,上市后的交易量普遍较低。也有相当多的公司在上市期间拥有相对集中的股权和极端的股价波动。此外,上市成本和融资额往往超过正常比例。

一些香港券商甚至开玩笑说,10家IPO中有9家已经“死亡”(成交量很低)。上市只是为了赚钱,然后造壳。有些人甚至在上市前找到了一个好去处。

香港首次公开募股奇怪:筹集的资金数额是最高的之一,新股交易也很缓慢。

数据显示,2018年,证券交易所收到了近400份上市申请,是2012年的两倍多。从上市申请的数量来看,香港仍然是首选上市地,在过去5年中,香港已连续3年位居全球榜首。尽管上市数量有所上升,但大多数规模较小。

2016年至2018年间,首次公开发行不到1亿港元的股票占总数的40%-50%。

风数据显示,自今年年初以来,已有116只新股上市(不包括2只以介绍方式上市),共募集到1,481亿港元。前五名募集资金总额约为761亿港元,占51.4%,其余111只股票合计720亿港元。

具体来说,有12家上市公司募集资金不足1亿港元,占10.3%;87家募集资金不足10亿港元,占75%;40家发行价格低于1港元,占34%;95家发行价格低于5港元,占82%。

梁凤仪最近表示,尽管香港在首次公开募股筹资和市值方面排名第一,但其流动性落后于其他主要市场。截至2018年底,SEHK日均营业额排名世界第八,年营业额与市值之比在主要交易所中仅排在第十三位。

从成交量来看,截至25日收盘,今年上市的14只股票的日成交量不到5万港元,占12%。其中,一条市值高达36亿港元的成都高速公路(1785.HK)全天未关闭,而海天凯悦旅游(1832.HK)全天关闭2000港元,全天营业额不到100万港元的有46条(40%)。今年以来上市的116只股票中,有44只(38%)自去年10月以来的日成交量不到100万港元。

以下是25日成交额低于5万港元的股票列表:

在上述116只股票中,60只(占52%)在25日收盘时市值不到10亿港元。总市值不足5亿港元的有37家,占32%;10家,市值低于2亿港元;有三家公司市值不到1亿港元。

以下是市值不到2亿港元的单只股票清单:

不仅如此,如果你看看近年来完成的和规模较小的首次公开募股项目,你会发现其中相当多的股票在上市中拥有相对集中的股权,如优盘360(2360.HK)和嘉义控股(1025)。香港),今年上市。

数据显示,优盘360的前20名股东持有公司已发行股份总额的95.77%,总计7.5亿股,而公司仅有4231.4万股由其他股东持有。因此,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Hong Kong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发布警告通知称,优盘360股高度集中,即使少量股票交易,该公司股价也可能大幅波动。

Wind数据显示,从上市到今年4月29日不到三个月,优盘360的股价上涨了351%,翻了三倍。然后股价开始一路下跌。到25日收盘时,股价已跌至1.94港元,较4.48港元的高点下跌了57%。

嘉义控股于今年2月28日上市。根据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Hong Kong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对公司股份分配的调查,前20名股东持有公司93%的股份,而其他投资者仅持有3659.2万股(公司已发行股份的7%)。

值得注意的是,从2月28日到5月14日,该公司股价仅在一个多月内就上涨了420%。5月15日,股价暴跌75.29%。

梁凤仪指出,作为一个市场监管者,许多上市申请人,尤其是发行量小的申请人,在寻求上市时缺乏令人信服的上市依据。此外,上市成本往往与筹集的资本不成比例,它们实际上不需要新资本。许多这样的公司通常在首次公开募股后不久转手或注入大量资产。

据《泰晤士报》报道,为了提高市场的整体流动性,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正与联交所合作,研究各种可能导致成交量相对较低的原因。此前,中国证监会成立了一个跨部门工作组,旨在找出操纵股价、植入选票(指内部人在相关公司股东集体投票前提前计划影响公司最终决策)或欺骗小股东的不当行为的运作模式。

保荐人在首次公开募股项目中存在五大不足,香港的首次公开募股市场环境有待改善

中国太平洋国际(香港)分析师严昭君告诉《泰晤士报》,香港有注册制度,上市并不难,只要公司的现金流、收入、净利润等指标符合要求。这导致许多上市公司混淆善恶。一些公司的目的之一是集资。二是拓宽融资渠道,只要从银行上市融资相对容易,或者配股发行,或者抵押借款;第三个是造壳。许多公司在上市前可能只有3-4倍的估值,但在上市后的任何时候,市盈率都超过10倍。一些新股一年只能赚2000万至3000万港元,但上市后的壳价就值4亿至5亿港元。尽管壳价已跌至3亿港元,但该公司的净利润仅为每年3000万港元或更少,壳价相当于10年利润,颇具吸引力。

“事实上,在香港上市的10只股票中,可能有9只都是过时的股票(交易很少)。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证券交易所都注意到这种情况,严重影响了香港股票市场的声誉。例如,香港证监会的第一线检查,一旦怀疑有严重问题,证监会将行使其权力对上市申请进行查询。至于后门检查,联交所已修订《上市规则》,收紧后门上市及持续上市的标准。」一家香港证券公司告诉泰晤士报国王。

首次公开发行需要经历一个复杂而细致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公司董事发挥着关键作用,并对上市文件中的信息及时承担主要责任。然而,会计师、律师、估值师、承销商、保荐人和监管机构也将参与这一过程。

梁凤仪认为赞助商的角色在这个过程中是独一无二的。只有发起人的职能始于首次公开募股,止于首次公开募股过程的结束。保荐人以此身份获得中国证监会的特别许可,以协调首次公开发行过程中的所有参与者。

然而,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现保荐人首次公开发行项目存在五大缺陷:

1。在证监会正在进行的检查项目中,发现一些保荐人并没有考虑尽职调查的范围,只是采用了勾号法来处理。一个简单的理解是回避和忽略可能的风险因素和公认的问题,并将其排除在尽职调查之外。

2。忽略警告信号

另一个不断被发现的问题是赞助商没有采取合理的措施来跟踪明显的警告信号。香港证监会期望保荐人核实上市申请人的业务运作是否在上市申请中得到准确描述。

然而,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在其最近的项目检查中发现,上市申请人在业务记录期内约90%的收入是通过向一群客户销售获得的,其中约90%是由客户通过第三方付款人支付给上市申请人的。

3。会议安排有缺陷。

根据《操守准则》,保荐人的会议安排有详细的规定,但经香港证监会检查发现保荐人不符合这些规定。当主办方会见客户时,并没有独立核实受访者是否是客户的真正代表。

4。过度依赖专家和第三方

赞助商应严格审查专家意见并进行必要的跟进。然而,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诉审裁处对中国人寿首次公开招股的裁决清楚指出,两名核数师提供的会计数字有所不同。赞助商应该进行调查并向监管机构披露。

5。没有适当的监督,资源不足。

在项目检查过程中,香港证监会也发现保荐人的主要人员可能无法全面监管交易团队。在一个案例中,一名保荐人的关键人员负责监督六项正在进行的上市申请,这使人怀疑他是否有能力全面监督各项任务。此外,在某些情况下,保荐人团队没有报告任何重要事项,例如,一名前申请人拒绝接受保荐人的尽职调查措施,并威胁如果保荐人坚持进行尽职调查,将更换保荐人。

统计数字显示,过去30个月,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8家保荐公司和3名主要保荐人进行了处罚,罚款超过9亿港元,并吊销公司和主要保荐人的执照。

梁凤仪表示,为了打击不当行为,改善香港的资本市场环境,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证监会”)已寻求在较早阶段进行干预的方法。例如,在某些情况下,要求赞助者自愿承诺升级其治理结构、系统和监测措施。希望通过这种对保荐人的“前端”监控方式,重点关注重大风险,纠正严重的内部监控措施,防止投资者在首次公开发行中遭受实际损失。

这篇文章首次出现在微信公众号:Times.com证券上。文章的内容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贺勋的立场。投资者应在此基础上自行承担风险。

(责任编辑:赵延平HF094)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