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对外投资作别“非理性”

www.bjwosai.com2019-11-25

加强对活动前后全过程的管理,为“一带一路”建设和对外开放大局服务

“非理性”外商投资

《对外投资备案(核准)报告暂行办法》与近两年中国外商投资规模和数量的变化有很大关系。根本重点是让外资更好地服务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战略。

专家认为,只要未来的外国投资不是资本转移,而是能够更好地开展国际合作,这将有助于发展中国的出口,提高产品质量,就必须加以鼓励。

1月25日,商务部、中国人民银行、SASAC、银监会、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和国家外汇局联合发布《对外投资备案(核准)报告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商务部合作司参事韩勇在解读《办法》相关内容时指出,作为新时期外商投资管理的重要基础制度,在统一收集备案(审批)报告信息和事后监管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创新改革措施。目的是实现对事件前、事件中和事件后外商投资全过程的管理,促进外商投资健康、规范和可持续发展,更好地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和对外开放的大局。

背景

非理性投资有待卷曲,全过程监管有待完善

部分企业对外投资与其主营业务无关,涉嫌资金转移,政府有必要加强监管

“《办法》的推出可以看作是对过去两年中国外商投资管理各种做法的总结和推广。 ”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研究所副所长昌飞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办法》的推出与过去两年中国对外投资规模和数量的变化有很大关系。根本重点是让外资更好地服务于中国的整体经济发展战略。

昌飞说,从2014年到2017年,中国的对外投资政策发生了很大变化,从“大规模走出去”到目前积极推进“鼓励发展+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 其中一个重要变化是2015年和2016年非金融类外商投资快速增长,引发了对外商投资风险的各种担忧。

“长期以来,中国基于国际收支的直接投资一直是净流入。然而,由于外国直接投资的异常增长,净流入在2015年急剧下降,并在2016年变成净流出。基本国际收支顺差同比下降60%。 中国金融40论坛高级研究员关涛(Guan Tao)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大规模资本高速外流的趋势不再是简单的“走出去”,可能会给国家安全带来巨大隐患。

中国黄金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2016年人民币将出现单边贬值。市场预计人民币汇率将大幅贬值,企业投机资本外流将增加。 一些企业的对外投资与其主营业务无关,有很强的资金转移嫌疑。因此,政府有必要加强监管。

问题不止于此。多年来,我国对外投资领域仍然存在一些制度性问题和障碍,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对外投资的发展。 例如,重事前轻事后的管理模式没有明显改善,联合监管力量还没有有效形成,政府部门的监管能力和水平与企业对外资的多元化需求存在一定差距等。

Change

Full Process Management Front,Middle and Back to promotion standard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中国金融市场发展时间非常短,不能完全照搬欧美国家的管理方法。有必要根据本国国情引入一些不同的监管方法。

《办法》建立了“分类管理、统一信息管理、统一违规处罚”的外商投资管理模式 明确外商投资备案(审批)按“鼓励发展+负面清单”管理,负面清单应明确界定限制和禁止类外商投资产业的领域和方向 同时,《办法》明确规定了外商投资备案(核准)最终目的地管理原则、“需要备案(核准)的申报”原则、外商投资事后监管的主要方法以及加强信息技术开展外商投资管理。

”无论从国家、部委还是企业层面来看,《办法》都显示出一些鲜明的特点 昌飞告诉记者,从国家角度来看,“走出去”的目的从根本上是服务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开放战略,服务于国内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服务于中国产业的全球布局,服务于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从中间向高端攀升的地位。

在部委管理层面,突出特点是提出外商投资前、中、后的全过程管理,按照“鼓励发展+负面清单”的原则进行管理 同时,各部委也将建立信息共享机制。 从企业层面来看,加强监管的目的是帮助企业防范海外投资风险。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有必要加强外部规范 关涛说,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在金融开放的早期阶段没有太多经验。随着可用资源的增加,一些企业在国外进行了大规模投资,由于不能及时吸收,容易出现各种问题。 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先例。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日本企业大规模向海外扩张。结果,许多企业失败了

赵庆明说《办法》中有些方法没有被其他国家使用,被视为加强行政权力,这实际上是出于实际需要。 中国金融市场发展周期很短,存在许多不成熟和不完善的地方,不能完全照搬欧美国家的管理方法。 在管理措施方面,有必要根据本国国情引入一些不同于其他国家的监管措施。

Outlook

不强调数量,强调质量,鼓励合理的外商投资

企业应投资于自己知道的市场,加强投资前、投资中和投资后的管理,特别是加强投资后的货币风险管理 货币错配可能是一种自然风险,汇率风险管理能力有待提高。

在谈到《办法》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影响时,昌飞表示,2018年监管部门将继续加强企业海外投资的风险防范。 同时,中国还将鼓励企业投资有利于国内产业升级和高质量剩余生产能力国际对接的产业。“目前的‘走出去’并不强调数量,而是强调质量,以及它是否符合国家战略的需要,是否是一项顺从、可持续和合理的投资。”

关涛认为支持“走出去”是一项重大国策,短期内不会有太大改变。政府早就明确了尊重企业在外商投资中主体地位的方向。 然而,现在看来,有些企业的确是非理性的,有许多隐藏的风险,既有当前的短期风险,也有未来的风险。 “预计2018年外国投资规模相对稳定,但质量会更高 ”关涛说道

关涛建议企业在海外投资时要考虑各种因素 投资前,应进行全面调查,了解当地的法律环境、金融环境、当地政府的外汇管制政策等。 人们不能简单地认为国内投资的高成本让人急于“走出去” 外国文化不同于国内文化。找出差别很麻烦。 “企业应投资于所了解的市场,并加强投资前、投资中和投资后的管理,特别是投资后的货币风险管理 对于外资而言,货币错配可能是一种自然风险,汇率风险管理能力有待提高。 ”关涛说道

赵庆明表示,2017年前三季度,中国经常账户盈余为7453亿元,表明企业对外投资有所增加。 未来,经常账户仍有很大的盈余可能性,需要通过企业的对外投资进行短期对冲。 因此,只要未来的外国投资不是资本转移,而是能够更好地开展国际合作、帮助中国发展出口、提高产品质量的合理的外国投资,政府一定会鼓励。 “企业应该进行真正的投资,依靠主营业务来实现收入和目标,而不是做价格游戏 同时,应进行汇率风险管理,通过银行提供的衍生品来规避和防范汇率风险。 ”赵清坦白道 (记者冯启宇,李华林)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